汉思动态

News

受邀参加“2015中国城市综合体设计与技术高峰论坛”头脑风暴嘉宾

2015年09月16日-17日,GBE公司在上海虹桥万豪举办了第四届“2015中国城市综合体设计与技术高峰论坛”,上海汉思建筑设计事务所总建筑师“胡志文”先生受邀作为头脑风暴嘉宾(讨论主题:“后综合体时代下的价值重塑”)。

GBE推荐
尽管中国房地产进入扑朔迷离的白银时代,但是城市综合体的开发建设依然是提升土地价值和城市开发效率最有利的法器之一。中国仍有数以千记的城市综合体正在设计、建设、陆续开业……它们的步伐在放缓,但是思考在加速。我们说,中国城市步入了“后综合体时代”。

参加此次头脑风暴的嘉宾有:罗昂建筑设计咨询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王芳”女士、上海汉思建筑设计事务所总建筑师“胡志文”先生、上海思亚建筑设计咨询有限公司资深设计总监“唐舜”先生、金鹰国际集团设计总监“孔向阳”先生、宝龙地产控股有限公司规划设计中心总经理“寿东”先生。

罗昂王总作为此次头脑风暴的主持:
她提出了几个问题值得我们思考。
1. 由于商业选址和交通环境变化,商业面临转型,设计上更加应该关注的问题。
2. 听说国内某些房地产正在全国各地在重点着力“mini mall”这种小而美的社区商业模式,包括还有mini hotel。社区商业的消费购物模式,以及社区商业的液态业黄金比例的思考。
3. 今年6月参与了architect@ work论坛,嘉宾证大副总裁朱总,中粮大悦城余总和上海玻璃博物馆张总聊的最多的是在互联网加这样快速发展的时代,我们的消费渠道在变,消费群体需求在变…商业也在寻求跨界,求“变”才是王道。在巨变中的商业如何转型。
4. 老城空间的改造和更新,即城市复兴。40-50年代的工业厂房、70-80年代的旧建筑、烂尾楼则为传统城市核心地段的重新发展提供了新的机遇。在一二线城市倡导提高土地使用效率的大背景下,存量建筑升级更新已经成为了不可忽略的问题。我们该怎样看待这种新兴的城市综合体?
对于以上几个问题,现场参与嘉宾有话要说。

汉思胡总说:
有着十多年龙之梦系列综合体设计经验的胡总谈到“后综合体时代”时联想到的是后现代主义建筑大师文丘里的一篇著名文章《向拉斯维加斯学习》,文丘里呼吁建筑师要同群众对话,接受群众的兴趣和价值观。在汉思胡总看来“后综合体时代”是一个在电子商务、产能过剩、经济下行多重夹击下,曾经辉煌一世的商业综合体日渐萧条的时代。身处这个时代,他模仿文丘里提出一个口号——“向宋城学习”。
虽说宋城不是城市综合体,而是杭州郊区的一处人造仿古演艺商业街区,占地仅40余亩,建筑面积也仅5.4万平方米,去年却创造了年600万的游客数量,被国际主题公园及景点行业权威组织TEA评为中国人气最旺的主题公园,同时位列全球主题公园景区的第18位。年营收9.3亿元,实现利润3.6亿元。宋城的成功并不是特例,目前在国内各大城市周边都兴起类似的很多老街,比如西安附近的袁家村、马嵬驿,尽管离开城市有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却照样可以吸引城市人蜂拥而至,与之对应的却是市中心一批大型购物中心的经营惨淡。“向宋城学习”并不是学习它的建筑形式,而是学习它放低姿态去迎合群众的喜好,用低成本营造充满人情的文化氛围,真正以群众的兴趣和价值观来塑造自身的价值。简单地说,就是“接地气”三个字。

宝龙寿总说:
说到社区商业模式,宝龙也在跨界做美术馆。“后综合体时代”是由巨型商业转型为一个社区商业中心。我们要了解社区人的需求,打造有特色的、分散型的、小型的、精致的放松场所。可以作为城市会客厅、企业会所等多用途的。比如说:上海的创意园区之一(红坊)是原上钢十厂的所在地,经过较长时期的改造,目前正成为一个颇有名气的创意园区。现在的红坊既传承了老建筑与生俱来的历史肌理,并有多功能会议区、大型活动及艺术展览场馆、多功能创意场地等灵活的空间应用,成为了一个综合文化中心。还有宝山罗店购物中心,里面有菜场、生活配套设施、餐饮、儿童业态等,这些都是与社区人息息相关的。“后综合体时代”需要有创新。怎么使购物中心内外都“火“起来,让大家更多的到线下消费,新的业态模式很重要。

金鹰孔总说:
金鹰追求的是经济效益,由商业运作地产,而非地产运作商业。比如说南京新街口金鹰国际购物中心是金鹰在中国的第一座综合体,集购物、休闲、餐饮等诸多服务功能于一体。实行开户度假模式,可以让消费者有更便捷的切身体验。金鹰收购大量自营品牌(包括餐饮、服饰、等其他杂件)并买断品牌的部分产品(在金鹰商场里有的商品,但在网上是买不到的)来应对电商对百货业的冲击。“后综合体时代”城市中心在互联网时代将形成碎片式的融合。

思亚唐总说:
唐总给我们分享了他早年参与设计的一件改造方案作品——美国纽约中央火车站。车站占地49英亩,拥有44个站台,有两层铁路在地下,地下一层有41条铁轨,地下二层有26条铁轨,每天有近50万人次进出使用,是世界上最大、最忙碌的运输建筑(纽约铁路与地铁的交通中枢),也是全世界最大的公共空间(比巴黎圣母院中庭还大)。车站最吸引人的是挑高的候车大厅和人车分道的设计。主楼属于典型的布杂学院式(Beaux Arts)建筑,进入中央大厅,挑高宽敞的空间,星空穹顶,以及大厅中央问询处顶端四面非常醒目的钟,使整体建筑具有很高的艺术性,它也成为一座公共艺术馆。除了揭示新大陆对于普罗大众公共空间的重视,也彰显了美国火车旅行的黄金年代。车站附近有许多饭店、办公大楼及豪宅,当时是全曼哈顿岛地价最高的地区。车站内设有快餐店、书店、名牌商店、超市等,这里的东西价格和外面一样,东西质量也不差。但这个火车站里似乎没有候车室,如果来的早,离火车开车时间还有一段时间,可以在这些店里逛逛,这可能也是一种促进消费的方式。“后综合体时代”的商业设计怎么培养出购物的心情是我们需要思考的。